天明夜羽

【哈蛋】誰的婚禮?(Hartwin ABO 搶婚梗 NC-17)

Eggsy的休息室

Harry聞着空氣中殘留着的果香,還有淡淡的煙燻味,跟Eggsy身上的味道一樣,還有自己剛才不小心發散出來的信息素,氣味互相交融,

Harry皺起眉頭,疑惑的思考着剛才詭異的情況,他湊近Eggsy時,青年的體溫突地提升上了,身上的味道也變得更濃郁,不是身體表面的氣味,而是從體內發散的味道,不像香水,反倒比較像是。。。

Harry被自己的猜想嚇得瞪大眼睛,如果可以他真想揍自己一拳,他搖搖頭把這個想法甩出腦海,Harry猜想着自己是不是應該去見一下醫生,確定自己的大腦沒有出任何問題,不然怎麼會想出這樣的解釋來,Harry覺得他對青年的欲求越來越不受控制了,像潛伏在陰影中的野獸,伺機而動,等着身上的鎖鏈,Harry的理智與自制力鬆脫的一刻,然後猛地亮出尖牙利爪,捕獲他的獵物

沒關係,Harry安慰自己,只要他離Eggsy足夠的距離,他自信能控制自己

老紳士並不是沒有考慮過向Eggsy坦誠自己的感情,不過這想法立馬就被紳士舉着重型機關槍噠噠噠地射穿幾千個孔,用打火機手榴彈炸個粉碎,再用火焰發射器汽化到連渣滓都不剩

Eggsy年輕,優秀而且充滿陽光的氣息,而自己只是年過半百的中年人,他都快半隻腳踏進棺材了,更別說他一年前真的差點進棺材了

Harry瞥看腕上的手錶,差不多時間了,他站直身整理西裝外套,最後一次,他承諾自己,容許自己站在Eggsy身邊,只有咫尺之遙,之後永不再踏出自己的界線

教堂,禮堂

Eggsy穿著筆直的西裝,微微濕潤的眼眶昭示着他的激動,Harry微微愕首,十足為自己的學徒感到驕傲的長輩,至少在所有人的眼中是這樣的

天知道他們心裏其實風雨交加

教堂回響起鋼琴的樂聲,粉紅色的花瓣從天上落下,大門緩緩打開,Tilde公主被他父親牽着步入教堂,Tilde的臉上洋溢着微笑,後面的伴娘替她挽着婚紗,伴隨著高跟鞋踏上紅地毯的咯答聲,她緩步地走到Eggsy面前,她的父親輕輕地拍Eggsy的前臂,便到台下坐下

Eggsy牽起Tilde的雙手,露出一個看似緊張的笑容,都快像苦笑了,Merlin在下面看着,覺得自己的眉毛都要代替頭髮掉下來了

樂聲逐漸減弱,靜止,只剩幾個音符在空氣中回轉

牧師清清嗓子,以莊重嚴肅的聲線開始說道“在今天這個日子,我們將要見證Gary Eggsy Unwin和Tilde Ingrid Victoria共結連理,若有人反對,請現在提出,不然今後將不再有效”

沒有人留意到Harry用力握住自己的手腕的手都快冒出青筋來了,而Eggsy的姿勢在那一瞬間僵硬了一下

台下一片寂靜

“既然如此,儀式開始”

“嘿,Eggsy,你還好嗎?”就在牧師宣讀着講辭時,Tilde悄聲問道“你臉上快紅到爆炸了”

“哦。。我很好。。就。。只是太熱了”Eggsy垂下頭回答

Tilde疑惑地說道“Eggsy,外面只有5度啊,你真的還好嗎”她伸手摸上Eggsy的臉頰“哦天啊,Eggsy你在發燒!”

“沒關係的Tilde,我很好”

事實上,他一點都不好,Eggsy思緒昏沉,腦袋像是被攪成一團漿糊,耳邊吵吵鬧鬧的,他聞到了甜美的果香,還有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氣味,但最印象深刻的是身後傳來的紅酒味,Eggsy混亂地記得他身後站着Harry,大概兩尺的距離

但很顯然現在不是,Harry灼熱的呼吸打在耳後,胸膛緊緊貼着他的後背,嘴唇輕輕磨擦後頸,Eggsy覺得自己腿都要軟了,寛厚的大手則搭在腰上,細細地揉捏,好極了,他現在腰都軟了

Shit,Eggsy在混沌的思緒中,捕捉到一絲理智的想法

他發情了

【哈蛋】誰的婚禮?(Hartwin ABO 搶婚梗 NC-17)

男洗手間

Eggsy從口袋中掏出抑制劑,一把倒出兩顆吞到肚子裏去,深呼吸着,等待Omega信息素,空氣中那甜美的檸檬和黑加倫子香慢慢地平伏下來,直到無跡可尋

“Fuck!”Eggsy毫不猶豫地罵了一句髒話,他剛剛差點就被Harry的信息素誘導發情了

真見鬼,Eggsy挫敗地呻吟,惡狠狠地盯着手裏的藥瓶,抑制劑開始提早失效了,可能是抗藥性的問題

他現在真的想躲起來大哭一場,沒辦法,這是omega的天性,自從他十三歲性別分化成為omega後,他就無比厭惡自己的性別,他依靠著從各種從藥店偷來的抑制劑,把自己的真實性別隱藏得完美無暇,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他母親而已,他在軍隊時就是她给自己送來抑制劑的,只有這樣他才能躲開教官和Dean的視線

在他因為母親精神崩潰而必須離開軍隊,後來為了朋友被送進了警察局,他真的覺得自己完蛋了,儘管已經有omega的專門監獄,但結果可想而之

在他打通電話,說出Oxford,not Broughs,又被放出來後,他見到了Harry,那如同天使下凡的人,踩着亮錚錚的牛津鞋,拿着黑色的長柄傘,穿着不帶皺摺的西裝,身上有溫和的紅酒味信息素

一位完美的Alpha紳士

他目睹Harry用優雅的身姿打退了Dean的走狗時,他生平第一次感謝自己是omega,至少這樣,或許他有一絲機會屬於Harry

當他被Harry送進Kingsman受訓時,他馬上為自己這種想法狠狠地在心裏打了自己一巴掌,Harry希望自己成為最好的,他絕對不可能接受可以當兒子的男孩作伴侶,更不要說是犧牲了自己的同事的兒子了

不過沒關係,他會讓Harry驕傲的,而他成功了不是嗎?在他沒能對自己的狗開槍,Harry被爆頭,他拯救了世界,然後總部被炸上天,Harry又復活,他們再一次拯救世界

。。。。真是操蛋的人生

至少他來參加婚禮了,代替他的父親,雖然Eggsy比較希望他可以站在別的地方

Fuck,不許哭了,Eggsy站起來抹掉淚水,拍拍自己的臉龐,對着鏡子強迫自己微笑,微紅的眼眶大概只會彼別人當作太激動

最後一次,Eggsy向自己承諾,他可以如此靠近Harry,以後他就必須把這些欲念,通通埋在腦海深處,和Tilde結婚,假裝一切都很好,Harry以後就只是他的上司,導師和朋友

他整理好自己的西裝,走出門外

哦,Eggsy,如果真是那麼順利就好了

【KSM哈蛋】誰的婚禮?(Hartwin ABO,搶婚梗 NC-17)

設定:Alpha!Harry/Omega!Eggsy 梅林好好的,沒有被炸飛,Eggsy是裝Beta還沒被發現,Harry…………好吧我們可以假裝他美麗的眼睛完好無損嗎?

教堂,準備間,早上

Harry細細地打理着領帶,今天是他學徒結婚的大日子,無論作為導師,上司亦或朋友,他都應該衷心地祝賀Eggsy,哦,是的,他一回來就被Merlin加上了Arthur的代號,他連抗議都來不及‧‧‧‧‧‧

哦,扯遠了。

他本應為Eggsy感到高興的,那位公主值得Eggsy的忠誠,他不能否認自己的學徒除了高尚的品格,還有着出色的外表,如同下雨後的森林那樣綠色眼睛,柔軟的棕髮,不時被舌頭舔濕的嘴唇,親吻上去會像最軟綿的布丁一樣,讓他忍不任咬碎吞食,而對方會發出柔軟的呻吟聲。。。

哦不不不,快停下。

Harry捏緊手中的黑傘,盡力讓那些在血管和腦袋裏翻騰的欲望平息下去。

自從他恢復記憶後,這些欲望越來越難被控制了,彷彿Valentine開的那一槍順便把他的自制力給打飛了。

不,Harry已經對自己發誓把這些念頭帶進自己的棺材,深埋於六尺之下,永遠無人得知

“Harry?”門外響起Merlin的聲音“你怎麼了?”

Harry深呼吸一口氣,推開門便看到Merlin捏着鼻子,他挑眉表示疑問

“看在上帝的份上,收斂一下你的信息素”Merlin不滿地抗議“我是Beta隔着五米我都聞到你了,你在參加婚禮,外面的是賓客,不是該死的恐怖份子,你會引起暴動的”

Harry愣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的Alpha信息素瀰漫在空氣中,濃烈的紅酒味張狂地昭示自己的存在

“抱歉,我是太激動了”

Merlin不紳士地翻了個白眼“走吧,Eggsy在等你了”

Harry再一次緊握黑傘,幸好Merlin作為Beta對味道不敏感,否則他絕對會發現哪裡不對勁,這種充滿攻擊性的信息素只有受到感脅的Alpha才會散發出來

Harry抿起唇,強持平靜的眼中,深處有欲望在流動,令他棕色的眼眸變得深不可測

無論如何,Eggsy都不會也不能發現真相

。。。。但願如此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5

Will看着Hannibal那雙彷彿鎖在他身上的猩紅眼眸,感覺自己從靈魂被看得透徹,如蛇一般的瞳孔昭示着他絕非人類的身份,Will覺得自己應該立馬衝出去找誰都好,只要不在這個“人”身邊待着就好,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把他固定在椅子裏,看着Hannibal逐漸逼近的身形卻不覺得驚慌

Hannibal在Will面前蹲下,血紅的眼眸對上榛綠色的,Will看着眼前對平常人來說可怖的如蛇般的曈孔卻帶着平靜和隱秘的保護欲,還有另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緒,原本有些慌亂的腦袋也逐漸平伏下來

“你不會再遇見他了,Will”Hannibal眨了一下眼睛,瞳孔變回了常人的圓形,虹膜也化作了平常的深棕,只有細碎的紅色夾雜在其中,若非Will距離他這麼近恐怕也察覺不了

Hannibal站起來回到他的椅子坐下,端起仍舊溫熱的茶啜了一口

Will死死地看着Hannibal,他也只是喝着自己的茶,一時竟靜默無聲

Hannibal放下茶杯,對上Will的眼睛,平靜而柔和

Will低下頭,在近乎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先開口了“你要殺了我嗎?Hannibal”

Hannibal似是詫異的眨眨眼“你為什麼會這麽認為呢?Will”

“因為你剛剛燒了我的幻覺?”Will暴躁地抓了抓頭髮“我不知道”他直視Hannibal的雙眼,彷彿極度艱難地開口“Dr.Lecter,你就是切薩皮克開膛手,是嗎?”

Hannibal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

現在輪到Will一臉驚愕了“你。。。你就這麽承認了?”

Hannibal歪頭看他,Will忽然想到了Winston“你本來以為會是怎樣的?”

“呃。。。”大概是誣陷他是殺人犯,然後捅他一刀,再有什麼狗血的一逃一追之類的

Hannibal低低地笑了一聲,突然起身湊近Will,他想後退開卻撞到椅背上,Hannibal雙手撐在扶手上,高大的身形把Will完全困在椅子上,無法逃開

背着燈光,Hannibal的眼睛卻仍然閃着微光,他低下頭用臉頰磨擦着Will的頸項,呼出的溫暖氣息打在耳後,讓他禁不住感到戰慄,Will咬緊牙齒,不讓自己嗚咽出聲,但卻不由自主地仰起頭,露出白晢的頸項,方便Hannibal繼續動作

這太色情了,Will羞恥地想着,自己現在明明就像捕獵者爪下的獵物,就差一點。。

不,不對,不是獵物,Hannibal的動作更溫柔但也更帶侵略性,更像是雄性野獸將雌性壓在身下,為對方印上標記,宣示所有權

Will情不自禁地回應着,嘗試着在Hannibal在他臉上舔一口然後退開時壓下不滿

“我最需隱瞞的秘密,你已經知道了”Hannibal直視着他“我不認為這件事有隱瞞你的必要”

卡文中。。。求評論。。。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4

Hannibal的回憶十分快速,他瞬間從思緒中抽出身來,看着眼前的Will越來越蒼白的臉色,還有顫抖得越來越厲害的身體

無禮之徒,不管生前亦或死後都一樣,Hannibal不動聲色地看向Hobbs,他微微地瞇起眼睛

他的伴侶不能容任何人染指,哪怕只是精神上,他的伴侶被被人干擾,而且為此感到困擾,Hannibal不容這種事情發生,那是對他的力量的挑戰,而他不能容许這種事情發生

Hannibal站起來,蹲在Will的面前,伸出手輕輕地覆蓋Will的眼睛,另一隻手撫上他的側額

“放鬆,Will,放鬆”原本覆在眼上的手移到下巴上

“我看見他了。。”Will喘着氣,眼睛覆上一層水氣,讓他的眼睛看起來濕漉漉的,像受驚的小動物“Hobbs。。他在這裏。。”

“是的,Will,我知道”Hannibal讓他們的額頭相觸“我看見了”

他看着Will困惑的眼神“可是。。。這不。。”

“噓”Hannibal阻止了Will出聲的意圖“沒事的Will,很快,你就不會再見到他了”

Hannibal站起身來,不再掩飾那雙猩紅的宛如蛇一般的眼眸,他看向那隻有些錯愕的鬼魂,顯然沒預料到有除了Will以外的人能看見他

紅色的靈火在Hannibal手中燃燒舞動,彷彿快要按耐不住,將一切燒成灰燼

Hannibal走上前,輕輕愕首,像一隻蔑視爪下獵物的狩獵者,猩紅色的眼眸閃着嗜血的光芒“我對你足夠容忍了,Mr.Hobbs,對於你騷擾我的友人”伴侶,Hannibal在心裏說道

“生者的事,你不應再干涉下去了,請離開吧”

鮮紅的火焰猛然擴大,直撲鬼魂而去,紅色的火焰舔食着鬼魂,發出無聲的尖叫,烈焰的火光把蒼白的靈體照得通紅,但又沒有損害四周一件一物,顯得十分詭異

Garrett Jacob Hobbs不斷掙札,試着逃離火焰的束縛,但當然徒勞無功,隨著毫無意義的反抗,鬼魂最後化成一縷煙霧,消散於空氣中

而直到Hannibal把那雙血紅的眼眸轉回Will身上前,他彷彿被釘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作者已經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了。。。求評論。。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3

打從他第一天遇上Will,他就發現了這個年輕人類的與眾不同,不是那種與眾不同的共情能力,哦,那只是一種更強大的能力的衍生物而已

Will身上散發着非常強大的靈力(當然,只跟人類相比),Hannibal相信這會是他遇過最強的靈力擁有者

通靈師,Hannibal猜測着,Will身邊糾纏着許多怨念的氣息,想必是被Will吸引而來,他就像黑夜中的燈塔,引誘着所有獵食者前來,那些噩夢和情緒不穩就是後果,Will卻完全不察,似乎不能怪責他,現代人類總是在這方面特別遲鈍,在古代能察覺靈體的人比較多,也比較敏銳,想必是這種能力逐漸比時間消磨了,但Will所擁有的比以往人類擁有的更強大,當時Hannibal就打定主意要知道原因

不久Hannibal就發現了原因,不得不說他有點吃驚,Will來訪他的診所時候,他克制不住,接近Will嗅聞着他的味道,雖然Will很快就敏銳地躲開了,但Hannibal還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混血統,準確地说是妖神族的混血統,雖然氣味極淡,但無疑仍然存在

妖神的血統與其他種族的交集時極難顯現出來,因為妖神的血统太過強大,基於保護自身的生物特性,血統會盡力隱藏,以避免過度強大的力量撐爆身體

無數年月後,被傳承下來的越來越小,畢竟機率本來就小,到現代,基本上沒人再顯出妖神的能力

Hannibal猜測Will身上出現了返祖現像,血統剛好可以被人類的身體所容納,靈力才聚集在他身邊,Hannibal無法分辨出Will繼承的是哪一種妖神的血統,他只熟悉自己階級裏的同類的氣味,然而Will不屬於任何一種他知道的,那麼就只屬於他的階級以下,Hannibal考慮是否要取一點血嚐嚐味道以分辨血統,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總要留一點驚喜才有意思

看見Will家中那一大堆狗狗時就更確信自己的猜測,動物在這方面比人類敏銳,妖神的血統亦令Will更親近自然,也是他選擇住在偏遠樹林中的小屋的原因,自然界令Will感到舒適而有歸屬感

這是奇蹟,Hannibal想着,億萬分之一的機率,卻出現在Will的身上,Hannibal承認,他的確被Will吸引了,不只是Will的奇特

見到Will的下一個瞬間,他就察覺那種來自靈魂的呼喚,Hannibal用上多年鍛鍊的自制力才把自己控制在椅子上,而不是撲上Will身上留下印記,刻印在血液和靈魂的傳承清清楚楚地告訴他

他找到自己的伴侶了,永遠而唯一的那位

Will離開後,他幾乎控制不了自己的喜悅,他爽快地答應Jack成為Will的醫生,甚至高興地順手淨化了Jack的辦公室,要知道那房間被怨氣弄得壓抑死了,Jack的無禮本來已經被Hanninal記上一筆,但基於他的原因才遇上Will,Hannibal暫時打消了把對方搬上餐桌的念頭

Hannibal看着Will離去的方向,雖然表情是一貫淡漠,但閃爍的眼睛昭示着他的好心情

Hannibal自問完全繼承了妖神族的優點,出眾的外表,堅韌的精神,強大的靈魂,強健的身體,完美的靈力和元素親和力

可惜的一件事,就是Hannibal一直沒有找到自己的靈魂伴侶,可能就因為他太完美了

妖神永恒的一生基本都要獨自度過,因為他們的強大與領地意識,每一位都依據地位和力量佔領一個世界,兩名妖神基本沒有相遇的可能性,唯一的例外就是伴侶,妖神的伴侶只有一名,是唯一的一名,很顯然妖神並不在乎伴侶的種族,壽命的問題對妖神而言微不足道,只要靈魂有所呼喚,對一名妖神已經是一切

Hannibal本來以為他應該不會遇見自己的伴侶了,也不會在乎,但在遇見Will的一刻他就發現自己錯了,來自靈魂的渴求,好像那裏有一個從未被發現的空洞,終於有機會被填滿

Hannibal當天晚上就在Will身上下了警示咒,任何生物或亡靈要是不懷好意地接近Will,他會立刻接到通知,他也派出了自己忠誠的寵物,被視為死亡和不祥的報喪使者,那隻披着渡鴉羽毛的雄鹿,在不讓Will發現的前提下守護着他,不論是人類亦或非人類,Hannibal甚至不惜動用他的力量,銷毀了附近唯一的威脅,三隻吸血鬼被Hannibal用獨屬於自己的靈火,連人帶屋地消滅,連灰燼都沒能留下

確定自己已經做足功失,Hannibal回到家中進食晚餐,然後坐在書桌上開始素描

在他滿意地收起自己的畫作時,大鐘剛好發出十二聲鐘聲

Will是他的,這個想法讓Hannibal微微翹起嘴角,他不可能也不會讓任何人污染他的人

他的伴侶

此時貓鼬在床上翻來覆去,眉頭緊緊皺起,那隻甚至沒有驚擾狗群的鴉羽鹿,正站在床邊安静地注視着

啊,明天又是狩獵的一天


繼續打滾求評論TAT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2

Hannibal觀察着Will,Will在這種時間來找他實在不尋常,雖然這種事不是沒有發生過,但Hannibal憑自己身為妖神族的敏銳直覺察覺出Will的心情很不一樣,他邀請Will進屋坐下,自己去廚房泡茶,他不確定Will是否已經知道了自己就是他一直要抓捕的伯勞鳥,Hannibal不願用自己的讀心能力去探聽Will的思想,事實上不到絕對危急的時候,Hannibal從來不動用這種能力,盡管大部份人類都是他的糧食,他堅持獵物也有他們的尊嚴,顯然探聽思想有點冒犯了

Hannibal必須知道Will到底為何來找他,不論是為了明州伯勞鳥還是他的真正身份,要是Will的反應過激的話。。。Hannibal眼中閃過红光,他还沒決定是否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現在看來他必須盡早做好決定了

他詢問着Will的來意,在他回答着時,Hannibal立刻就發現Will在說謊,他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想是成立的,Will的確已經知道他是明州伯勞鳥,但Will自從進門後就一直躲避與自己有眼神接觸,在他的精神感知範圍內沒有任何人的蹤跡,更不,要說是Jack或者FBI

Will甚至沒把槍帶在身上,Hannibal沒有聞到槍枝特有的金屬與火藥氣味,Hannibal承認他真的感到驚喜,雖然並不是說Will帶上了槍就能對他造成傷害,但至少Will沒有帶上一大群探員來追捕他,不是嗎?

當Will說出看見了Hobbs的時候,盡管心知肚明这是一个謊言,Hannibal还是微不可察地皺起了眉頭

他本是想借Garrett Jacob Hobbs來使Will進一步依靠自己,但Hannibal對從Will口中說出的名字感到十分不爽了,感受着不斷叫囂的獨佔欲,Hannibal不禁懷疑自己過去活過的無數年頭是不是白活了

他輕輕地啜了一口茶,卻發現Will的話語聲戛然而止,Hannibal抬頭看着Will卻發現他蒼白的臉色

心跳加速,呼吸加深,瞳孔收縮,典型的恐懼表現

Hannibal心中有數地看向背後,果不其然

Garrett Jacob Hobbs

那個蒼白的鬼魂就站在不遠處

切,Hannibal在心中唾棄了一陣,再次轉回去看着Will,他已經開始全身發顫,呼吸比之前更急促

怎麼辨,Hannibal盤算着,若果要現在徹底解決Hobbs,他不可避免地要暴露身份,雖然他大可以修改Will的記憶,但他就是私心不願Will忘記和自己的記憶

若果不現在處理,Hannibal無疑要負上可能被FBI發現的風險,到時要捕獲Will恐怕更為困難

Hannibal發現自己正在賭,如果暴露出自己的真正身份,Will的反應到底是什麼

雖然他大可強行禁固Will,但他不想只得到Will的身體,他希望這隻貓鼬從身體,精神和靈魂,從內到外都心甘情願地跟隨自己

他到底是賭?還是不賭呢?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1

作者嘮叨:為了我紀念我在韓國遇到了Mads,寫了這篇,我只看過Hannibal第一季,而且大概是5年前的事了,劇情已經不太記得清了,當初被劇透後,虐到我吐血,我至今不敢重新翻出來看,所以此文跟原劇可謂毫無關係,可以當作平行世界看,只為了把Hannibal和Will湊一對,所以人物必定OOC,不必懷疑,是我的錯,中途殺了哪個角色絕對不奇怪(所有阻止拔杯在一起的人,必須死)目標是無虐HE,相愛相殺什麼的不要想了,我寫的可能勉強算是甜文

這個半AU設定是基於一個龐大的世界觀,我七年前就開始構思,並且仍在完善中,我本來想寫成小說,但有鑑於我糟糕的毅力和小學生文筆還有横跨了各種歐美電視劇和電影的龐大情節,現在這個世界只存在於我的腦袋裏,中途如果有什麼看不懂的,歡迎詢問
此文誕生只是一時興起,毫無大綱可言,因此不排除什麼時候坑了的可能性,请謹慎入坑
拔叔在我的世界觀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在現實也一樣,簡單而言,就是拔叔全程開掛的意思,反正在我的世界觀中,只有一人能高於拔叔,不過既然這人不會在這篇文出現,那就請把拔叔當成地位至高者吧
請務必看完上面的嘮叨,如有不適請盡早點擊右上角紅叉或返回鍵




























我警告過你了,真的要看完哦

































真的真的要看完哦





























好吧,要是你看完了,欢迎繼續看下去,要是你沒看,我也阻止不了你,是不是?

SY上也有更新

背景:大概就是Will已經知道Hannibal殺了一群人並當成了晚餐,他沒有告訴Jack或Alana,而是獨自去找Hannibal了,Hannibal自然不會讓自己跑進陷阱裏的獵物逃跑,他是名出色的獵人,不是嗎?

Will坐在Hannibal家中那華麗的躺椅上,一邊思考着他到底是抽什麼風,才獨自一人,沒有告訴Jack或Alana,沒有後援,就跑進一個高智商反社會連環殺人食人犯的家中(也是他的心理醫生),看在上帝份上,他甚至沒把槍帶在身上
Will默默地掃過一眼茶几,發現唯一能當成武器的只有一隻茶杯,然而廚房中的Hannibal能輕易拿到任何一種能把他捅个對穿的刀具

真是瘋了,Will想着,現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Will看向Hannibal的方向,燈光讓他的眼睛變成像鮮血一樣的紅色,Will覺得自己看入迷了

“Will”Hannibal彷彿感應到他的視線一般,回過頭來,Will慌亂地別開眼睛,錯過了醫生眼中一閃而過的紅光“我對你在這個時間來找我十分驚訝,你有什麼想談談的嗎?”

慘了,Will想,難不成要說,Dr.Lecter請告訴我,你就是那位伯勞鳥嗎?

要是真的那麼說了,恐怕會立刻被Hannibal開腸破肚,雖然Will有種奇異的直覺,Hannibal不會那麼對自己,盡管Will不斷在腦袋裏跑火車,他還是要回應Hannibal,不然敏銳的醫生一定會察覺有什麼不對勁

“呃。。。我剛從現場回來,Dr.Lecter”他快速地掃了Hannibal一眼,他正等着Will說下去“我看見了Hobbs。。。”Will打定主意胡說八道下去,壓根忘了他剛剛發現面前的人是他要抓捕的連環殺人犯

Will抬起頭直視Hannibal,但一看見Hannibal背後的人影,本打算說出口的話全都哽在喉嚨裏,他覺得自己心跳在加快,手開始顫抖,全身冒出冷汗

“Will?怎麼了?”Hannibal突地問道

Will顫著嘴唇出聲“Garrett Jacob Hobbs……”

我真的說過我文筆很差勁的。。。真的。。。打滚求評論。。。

【船铁】黑珍珠的自传(二)

大綱什麼的依舊沒有!
進度不明所以。。。。

他們屬於彼此,只有OOC是我的




“William Turner”

黑珍珠想着,讓她想起當年被Barbossa扔進海的那個人,好像也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她挺喜歡这个小家伙的,跟船上大多數的船員不一樣,有着一副美麗而精致的臉,長期在陸地打铁的生涯令他有均勻的體態,修長而健美,白晳皮膚还沒有受太陽摧殘,海盗那些破爛的衣服反倒被他穿出韻味来了

他和Jack很般配

黑珍珠發現自己有这个想法就停不下來了,的確,Jack瘋瘋癲癲的性格和Will的沉穩簡直絕配,再說,Jack其实有着和Will一樣帥氣的臉,只是平常都被那些髒亂的鬍子,朗姆酒和瘋狂的行為擋住了,要知道Jack Sparrow年輕時可是美人帥哥一個,而且心思細腻体贴,可謂加勒比海的大眾情人,走在路上,女的男的都是一步三回头,可惜長大後他更会偽裝了,会看到那層偽裝後的真实,还会耐心的剝开那層外殼的人近乎沒有了,但她從Will Turner身上看到了那种堅毅和耐心

最重要的是,她看到了Jack和Will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神,帶着在意和淡淡的温柔,可惜一個对感情懵懵懂懂,以為自己爱上了救命恩人,青梅竹馬的女人,另一個是孤獨惯了,封住了內心,拒絕了別人的接近

黑珍珠不想見到這样的Jack,他應該是自用自在的,身边有人永遠陪着他,有人照顧他,Will是她至今見过最有可能做到的人,她也希望Will会成為那個人

正當她想像時,她發現航線改变了,她看着周圍皺起眉頭,這是往皇家港的方向,怎麼了?這時她听見Jack的話聲

“揚帆!轉向南方!我們回皇家港!”

“Jack,你到底怎麼了?”這是Will

Jack回过頭,舉着蘭花指“Will,我曾跟人有过约定,我現在就要回去履行”

Will翻了一個白眼“你开什麼玩笑,Jack,皇家港只有通缉你的英國海軍,你可以和誰有約定?絞刑架吗?”

Jack忽然收起那副扭来扭去的模样,認真地看着他,害Will不自在起來“我答應过你,不是吗”

“什麼?”

“我不是答應你把Elizabeth救出來吗?”Jack耸耸肩“我做到了,現在你應該回你的陸地上去,陪你的少女去了”

Will惊愕地瞪大眼睛“你是要把我趕下船吗?”

Jack又揚起他那个詭異的笑容,翹起蘭花指“哦,dear Will,你是舍不得我了吗?”

Will換上了那副被激怒了的样子“你見鬼去吧,Jack Sparrow,你想找死,請自便!”然後气沖沖地回到船舱

Jack收起了他的笑容,Will,你不屬於這裏,不屬於大海。。。不屬於我。。。

他應該待在陸地上,打打铁,找一位妻子,不論是Elizabeth Sawnn还是其他人,成家立室,或許还会生几个孩子,平平安安地过完一生,而不是在船上當海盗,亡命天涯,隨時都可能死在风暴,詛咒或是其他奇奇怪怪的東西手上,被飛翔的荷蘭人号帶走

何況他不想把Will扯進他和Davy Jones的糾紛中,太危險了,Bill剛才已經来找他,他的时間不多了,他知道Will一定会想盡辦法救他,他很了解他,足夠推測出他会做什麼

Will Turner不能出事,Jack Sparrow只要知道他好好的就足夠了

哈,Jack自嘲着,什麼時候Captain Jack Sparrow成了這麼膽小的人了?連追求所愛都不敢了?

沒关系,自己樂意,為了他,他可以放手, 不敢再奢望太多,Jack如此想着,又灌了一口朗姆酒

足夠了,如此就可以了

黑珍珠看着自家船長落寞的表情,不禁感到心焦

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比任何人都介意,卻什麼都不說,果然骗人骗太多,連自己都骗了吗?

黑珍珠看向船艙裏的Will正氣愤地砸桌子

好吧,她叹一口氣,為了自家船長的幸福,決定了,把Jack和Will凑一对,还要解決Davy Jones

黑珍珠不禁覺得自己任重而道遠

TBC

=====================
黑珍珠的肋攻計畫开始了!!

繼續打滾求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