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夜羽

鎮魂令周邊??

感覺昨天選错時間發,再發一次~占 tag抱歉!

各位鎮魂女孩男孩們,這邊想做個調查
各位對訂制一個鎮魂令牌有興趣嗎?
預計是木制
花紋,形狀,字體,大小尚未決定
為了還原預計是黑底红字
前面寫的鎮魂,後面是“鎮生者之魂,安亡者之心,贖未亡之罪,輪未竟之回”(廢話了
想法不成熟,只是突然想到了,問問大家有沒有興趣

鎮魂令牌

各位鎮魂女孩男孩們,這邊想做個調查
各位對訂制一個鎮魂令牌有興趣嗎?
預計是木制
花紋,形狀,字體,大小尚未決定
為了還原預計是黑底红字
前面寫的鎮魂,後面是“鎮生者之魂,安亡者之心,贖未亡之罪,輪未竟之回”(廢話了
想法不成熟,只是突然想到了,問問大家有沒有興趣

【緋色新/柯】龍偵探的日常 1

最近突然掉進緋色新的坑裏……爬不出來了……而且糧也吃得差不多了,只能自砍腿肉了〒▽〒 希望大家吃得開心
架空設定

私設如山

小學生文筆

OOC注意 OOC注意 OOC注意

時間線極度混亂,大概是秀哥假死,貓哥偽裝時,但大概最後會被我全部打亂,到時哪裡看不懂就來問我……(つд⊂)

酒廠時不時打醬油

之前看了秀哥和透子是警犬的比喻,結果……腦洞誕生了

長短更新不定,大概是看心情和腦洞吧,我只是任性地想到什麼寫什麼……

以下正文

在日本這個大陸上,幾乎每個人都有一頭龍作伙伴,在16歲之後,少年少女們就可以開始尋找自己的龍伙伴,誰都不知道會什麼時間,會在哪裏找到自己的伙伴
但只要找到那位命定的伙伴,雙方就會立下契約,靈魂和精神融合,再也不分彼此,可以說是比血親更親近的關係,因此幾乎所有人都只是兩名一對的搭檔,因為這樣的關係幾乎容不下第三者的存在

然而東京市,米花町就有一個打破所有認知的人存在

江户川柯南,或者說變小了的工藤新一
年僅6歲的小學生,卻已經有契約了的伙伴,甚至不只一名而是兩名

少數知情人士,例如阿笠博士,出於保護這個特殊案例,以及江户川柯南=工藤新一這個事實不被黑衣組織發現,決定隱瞞他是契約者的事實,同時把他從毛利偵探事務所帶走,帶回工藤宅,由他兩名伙伴負責保護

不過話說回來,說是伙伴沒錯……但真的那麼簡單嗎?

假日早晨,一個小小的團子正在被窩裏蠕動着,好不容易才探出頭來,陽光透過窗簾朦朧地照亮了房間

男孩往床頭摸索了一陣,找到了眼鏡一把戴上,樓下傳來陣陣食物香氣,引起男孩的食欲,他跳下那看起來過大的床,怱怱地洗漱好,下樓就看見在廚房忙碌的男人以及一桌的早餐

聽見腳步聲的男人回過頭來,赤井秀一,易容過後應該叫冲矢昴,露出英俊柔和的笑容
“早上好,柯南君”
“早上好,昴先生”

一邊下樓梯一邊道早安的柯南走到餐桌前坐下,冲矢則解下圍裙在柯南對面落座

“快吃吧,不然早餐都要涼了”

柯南拿起面前的吐司塗上果醬,才一口咬下,烤得剛剛好的麵包發出脆響,而對面的冲矢則一口一口地啜飲黑咖啡,一邊翻報纸

彷彿吃到一半才想起來的柯南問道“對了,安室先生呢?”
“他的話,似乎一大早就去國安部了”男人頓了一頓,才繼續說道“似乎是有新消息了,關於組織的”

柯南喝到一半的牛奶差點一口噴出來“真的嗎?!”

冲矢淡然道“先別急,還沒確認虛實呢”

原本和諧的氛圍卻無端讓男孩變得焦躁起來,對面的男人看着男孩逐漸焦慮起來,卻伸出修長的手指抓住對方的下巴,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柯南的嘴唇有一圈白色的痕跡,就像一圈鬍子一樣,想必是剛才喝牛奶時沒有注意到

看着眼前的男人的笑容,柯南不免有點氣急“昴先生,有什麼……唔……”

突然放大的臉截住了話語聲,冲矢驟然接近他的男孩,伸出舌頭舔舐他唇邊的痕跡,先在周圍舔一圈,然後又在唇上舔了過去,最後似是不滿足地想探進去,只是最後還是收了回去

冲矢放開了柯南,坐回椅子上去,看着呆愣的柯南,不禁睜開了左眼,綠色的眼眸透着得逞的笑意

看着眼前披着東大生皮的FBI眼中的笑意,柯南才猛然回過神來,臉變得通紅然後又害羞地低下頭去

赤井秀一看着恨不得把自己埋起來的男孩,眼中的綠光一閃而過,他伸手把頸上的變聲器關上才開口詢問“你想去走一圈嗎?別浪費了今天的好天氣”

突然聽見屬於FBI而並非東大生的聲音才抬起頭來,冲矢昴的外表配上赤井秀一的聲線略帶違和感“這樣好嗎?難道FBI沒有新的指示了?”

“啊啊,上周剛剛完成一個任務,應該可以暫時休息幾天”
柯南稍微猶疑一下才答應道“好吧,我們好像很久沒出門了”
“好,去準備一下,我們待會就出去”赤井站起來開始收拾盤子
柯南從椅子上跳下來,往樓上的房間走去,在衣櫃中翻出厚外套,望着圍巾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帶上才再次往樓下走
當他回到客廳時,赤井已經扯掉了那身貓皮,略帶慵懶地坐在沙發上,難得地沒帶針織帽,自然卷的頭髮稍顯凌亂,也沒穿上黑色的皮外套,深紫色的衬杉並沒完全扣上,躺開的領口稍微露出胸膛,彷彿像黑豹正在樹上休息一樣

柯南對戀人的姿態略微看呆了,直到赤井將視線投向他才回神

赤井向柯南走去,微微翹起嘴角“在看什麼呢,男孩”
柯南像是被抓包了似的,臉红地別過頭去“才……才沒有在看你……”突然意識到自己說漏嘴的人趕緊掩住自己的嘴
男人噗嗤一聲差點笑出來,看見男孩狠狠的瞪視才控制住自己

他蹲下來與柯南平視,湊近對方耳邊,溫熱的氣息打在耳上,讓男孩不自覺抖了一下
“既然沒有在看什麼……就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男人停頓了一下

“會讓我忍不住想吃了你”

柯南頓時瞪大了眼,震驚地倒退一步,眼神掃視對方,彷彿他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直到看見對方的眼睛,平常敏銳的大腦猛然變得一片空白

閃着亮光的墨綠豎瞳正直勾勾地盯着他,那是彷如毐蛇鎖定獵物一樣的眼神,正準備隨時出擊,一擊弊命

小劇場

柯:我們到底還要不要出門了?!
赤:我覺得晚一點也是可以的
柯:…………快把那個高冷精英FBI探員還我!!

另一邊廂,遠在國安部的公安警(咳)察
安:哈……哈啾!我有不祥的預感……該不會……赤井秀一!!!

========================
說是日常,但我覺得我寫得一點都不日常
順便打滾求一下紅心和評論

【哈蛋】誰的婚禮?(搶婚梗 Hartwin ABO NC-17)

Lof主回來了。。。





Harry在婚禮一開始就察覺到問題,站在他面前的Eggsy散發着淡淡的甜味,彷彿挑戰着這位紳士的底線

在牧師說着講辭時,他就瞄到台下坐着的Alpha開始躁動,顯然生物天性讓他們本能地察覺到附近有即將發情的Omega,要繁衍後代的本能令他們暴躁起來

Harry的眼神變得陰沉,他的黑傘就掛在三米開外,不消一秒就能拿到手,腕上的手錶還有麻醉針,戒指的放電功能隨時都可以啟動,儘管除此以外沒有把其他武器帶上,但他有把握可以在短時間內解決所有人,但Eggsy。。。

Harry開始後悔沒把手槍和彈匣帶上了,至少這樣保護Eggsy有保障得多

很可惜的是,紳士忘了,他自己也是一名Alpha,也在防護之列,更別說眼前的Omega是他惦念已久的伴侶,在Harry的理智意識到之前,他已經緊緊貼着Eggsy,警戒地盯着台下騷動的Alpha,讓他們暫時都留在原位

如果有必要,Harry是不怕下死手的

Harry那紅酒味的信息素開始張狂起來,不再只是溫和醇厚,而是辛辣刺鼻,充滿着攻擊性,它們層層纏繞在懷裏的變得軟綿綿的青年,明確地向所有人昭示着一個信息

他是我的

下章放肉,我就不讓你們吃!

【哈蛋】誰的婚禮?(Hartwin ABO 搶婚梗 NC-17)

Eggsy的休息室

Harry聞着空氣中殘留着的果香,還有淡淡的煙燻味,跟Eggsy身上的味道一樣,還有自己剛才不小心發散出來的信息素,氣味互相交融,

Harry皺起眉頭,疑惑的思考着剛才詭異的情況,他湊近Eggsy時,青年的體溫突地提升上了,身上的味道也變得更濃郁,不是身體表面的氣味,而是從體內發散的味道,不像香水,反倒比較像是。。。

Harry被自己的猜想嚇得瞪大眼睛,如果可以他真想揍自己一拳,他搖搖頭把這個想法甩出腦海,Harry猜想着自己是不是應該去見一下醫生,確定自己的大腦沒有出任何問題,不然怎麼會想出這樣的解釋來,Harry覺得他對青年的欲求越來越不受控制了,像潛伏在陰影中的野獸,伺機而動,等着身上的鎖鏈,Harry的理智與自制力鬆脫的一刻,然後猛地亮出尖牙利爪,捕獲他的獵物

沒關係,Harry安慰自己,只要他離Eggsy足夠的距離,他自信能控制自己

老紳士並不是沒有考慮過向Eggsy坦誠自己的感情,不過這想法立馬就被紳士舉着重型機關槍噠噠噠地射穿幾千個孔,用打火機手榴彈炸個粉碎,再用火焰發射器汽化到連渣滓都不剩

Eggsy年輕,優秀而且充滿陽光的氣息,而自己只是年過半百的中年人,他都快半隻腳踏進棺材了,更別說他一年前真的差點進棺材了

Harry瞥看腕上的手錶,差不多時間了,他站直身整理西裝外套,最後一次,他承諾自己,容許自己站在Eggsy身邊,只有咫尺之遙,之後永不再踏出自己的界線

教堂,禮堂

Eggsy穿著筆直的西裝,微微濕潤的眼眶昭示着他的激動,Harry微微愕首,十足為自己的學徒感到驕傲的長輩,至少在所有人的眼中是這樣的

天知道他們心裏其實風雨交加

教堂回響起鋼琴的樂聲,粉紅色的花瓣從天上落下,大門緩緩打開,Tilde公主被他父親牽着步入教堂,Tilde的臉上洋溢着微笑,後面的伴娘替她挽着婚紗,伴隨著高跟鞋踏上紅地毯的咯答聲,她緩步地走到Eggsy面前,她的父親輕輕地拍Eggsy的前臂,便到台下坐下

Eggsy牽起Tilde的雙手,露出一個看似緊張的笑容,都快像苦笑了,Merlin在下面看着,覺得自己的眉毛都要代替頭髮掉下來了

樂聲逐漸減弱,靜止,只剩幾個音符在空氣中回轉

牧師清清嗓子,以莊重嚴肅的聲線開始說道“在今天這個日子,我們將要見證Gary Eggsy Unwin和Tilde Ingrid Victoria共結連理,若有人反對,請現在提出,不然今後將不再有效”

沒有人留意到Harry用力握住自己的手腕的手都快冒出青筋來了,而Eggsy的姿勢在那一瞬間僵硬了一下

台下一片寂靜

“既然如此,儀式開始”

“嘿,Eggsy,你還好嗎?”就在牧師宣讀着講辭時,Tilde悄聲問道“你臉上快紅到爆炸了”

“哦。。我很好。。就。。只是太熱了”Eggsy垂下頭回答

Tilde疑惑地說道“Eggsy,外面只有5度啊,你真的還好嗎”她伸手摸上Eggsy的臉頰“哦天啊,Eggsy你在發燒!”

“沒關係的Tilde,我很好”

事實上,他一點都不好,Eggsy思緒昏沉,腦袋像是被攪成一團漿糊,耳邊吵吵鬧鬧的,他聞到了甜美的果香,還有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氣味,但最印象深刻的是身後傳來的紅酒味,Eggsy混亂地記得他身後站着Harry,大概兩尺的距離

但很顯然現在不是,Harry灼熱的呼吸打在耳後,胸膛緊緊貼着他的後背,嘴唇輕輕磨擦後頸,Eggsy覺得自己腿都要軟了,寛厚的大手則搭在腰上,細細地揉捏,好極了,他現在腰都軟了

Shit,Eggsy在混沌的思緒中,捕捉到一絲理智的想法

他發情了

【哈蛋】誰的婚禮?(Hartwin ABO 搶婚梗 NC-17)

男洗手間

Eggsy從口袋中掏出抑制劑,一把倒出兩顆吞到肚子裏去,深呼吸着,等待Omega信息素,空氣中那甜美的檸檬和黑加倫子香慢慢地平伏下來,直到無跡可尋

“Fuck!”Eggsy毫不猶豫地罵了一句髒話,他剛剛差點就被Harry的信息素誘導發情了

真見鬼,Eggsy挫敗地呻吟,惡狠狠地盯着手裏的藥瓶,抑制劑開始提早失效了,可能是抗藥性的問題

他現在真的想躲起來大哭一場,沒辦法,這是omega的天性,自從他十三歲性別分化成為omega後,他就無比厭惡自己的性別,他依靠著從各種從藥店偷來的抑制劑,把自己的真實性別隱藏得完美無暇,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他母親而已,他在軍隊時就是她给自己送來抑制劑的,只有這樣他才能躲開教官和Dean的視線

在他因為母親精神崩潰而必須離開軍隊,後來為了朋友被送進了警察局,他真的覺得自己完蛋了,儘管已經有omega的專門監獄,但結果可想而之

在他打通電話,說出Oxford,not Broughs,又被放出來後,他見到了Harry,那如同天使下凡的人,踩着亮錚錚的牛津鞋,拿着黑色的長柄傘,穿着不帶皺摺的西裝,身上有溫和的紅酒味信息素

一位完美的Alpha紳士

他目睹Harry用優雅的身姿打退了Dean的走狗時,他生平第一次感謝自己是omega,至少這樣,或許他有一絲機會屬於Harry

當他被Harry送進Kingsman受訓時,他馬上為自己這種想法狠狠地在心裏打了自己一巴掌,Harry希望自己成為最好的,他絕對不可能接受可以當兒子的男孩作伴侶,更不要說是犧牲了自己的同事的兒子了

不過沒關係,他會讓Harry驕傲的,而他成功了不是嗎?在他沒能對自己的狗開槍,Harry被爆頭,他拯救了世界,然後總部被炸上天,Harry又復活,他們再一次拯救世界

。。。。真是操蛋的人生

至少他來參加婚禮了,代替他的父親,雖然Eggsy比較希望他可以站在別的地方

Fuck,不許哭了,Eggsy站起來抹掉淚水,拍拍自己的臉龐,對着鏡子強迫自己微笑,微紅的眼眶大概只會彼別人當作太激動

最後一次,Eggsy向自己承諾,他可以如此靠近Harry,以後他就必須把這些欲念,通通埋在腦海深處,和Tilde結婚,假裝一切都很好,Harry以後就只是他的上司,導師和朋友

他整理好自己的西裝,走出門外

哦,Eggsy,如果真是那麼順利就好了

【KSM哈蛋】誰的婚禮?(Hartwin ABO,搶婚梗 NC-17)

設定:Alpha!Harry/Omega!Eggsy 梅林好好的,沒有被炸飛,Eggsy是裝Beta還沒被發現,Harry…………好吧我們可以假裝他美麗的眼睛完好無損嗎?

教堂,準備間,早上

Harry細細地打理着領帶,今天是他學徒結婚的大日子,無論作為導師,上司亦或朋友,他都應該衷心地祝賀Eggsy,哦,是的,他一回來就被Merlin加上了Arthur的代號,他連抗議都來不及‧‧‧‧‧‧

哦,扯遠了。

他本應為Eggsy感到高興的,那位公主值得Eggsy的忠誠,他不能否認自己的學徒除了高尚的品格,還有着出色的外表,如同下雨後的森林那樣綠色眼睛,柔軟的棕髮,不時被舌頭舔濕的嘴唇,親吻上去會像最軟綿的布丁一樣,讓他忍不任咬碎吞食,而對方會發出柔軟的呻吟聲。。。

哦不不不,快停下。

Harry捏緊手中的黑傘,盡力讓那些在血管和腦袋裏翻騰的欲望平息下去。

自從他恢復記憶後,這些欲望越來越難被控制了,彷彿Valentine開的那一槍順便把他的自制力給打飛了。

不,Harry已經對自己發誓把這些念頭帶進自己的棺材,深埋於六尺之下,永遠無人得知

“Harry?”門外響起Merlin的聲音“你怎麼了?”

Harry深呼吸一口氣,推開門便看到Merlin捏着鼻子,他挑眉表示疑問

“看在上帝的份上,收斂一下你的信息素”Merlin不滿地抗議“我是Beta隔着五米我都聞到你了,你在參加婚禮,外面的是賓客,不是該死的恐怖份子,你會引起暴動的”

Harry愣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的Alpha信息素瀰漫在空氣中,濃烈的紅酒味張狂地昭示自己的存在

“抱歉,我是太激動了”

Merlin不紳士地翻了個白眼“走吧,Eggsy在等你了”

Harry再一次緊握黑傘,幸好Merlin作為Beta對味道不敏感,否則他絕對會發現哪裡不對勁,這種充滿攻擊性的信息素只有受到感脅的Alpha才會散發出來

Harry抿起唇,強持平靜的眼中,深處有欲望在流動,令他棕色的眼眸變得深不可測

無論如何,Eggsy都不會也不能發現真相

。。。。但願如此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5

Will看着Hannibal那雙彷彿鎖在他身上的猩紅眼眸,感覺自己從靈魂被看得透徹,如蛇一般的瞳孔昭示着他絕非人類的身份,Will覺得自己應該立馬衝出去找誰都好,只要不在這個“人”身邊待着就好,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把他固定在椅子裏,看着Hannibal逐漸逼近的身形卻不覺得驚慌

Hannibal在Will面前蹲下,血紅的眼眸對上榛綠色的,Will看着眼前對平常人來說可怖的如蛇般的曈孔卻帶着平靜和隱秘的保護欲,還有另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緒,原本有些慌亂的腦袋也逐漸平伏下來

“你不會再遇見他了,Will”Hannibal眨了一下眼睛,瞳孔變回了常人的圓形,虹膜也化作了平常的深棕,只有細碎的紅色夾雜在其中,若非Will距離他這麼近恐怕也察覺不了

Hannibal站起來回到他的椅子坐下,端起仍舊溫熱的茶啜了一口

Will死死地看着Hannibal,他也只是喝着自己的茶,一時竟靜默無聲

Hannibal放下茶杯,對上Will的眼睛,平靜而柔和

Will低下頭,在近乎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先開口了“你要殺了我嗎?Hannibal”

Hannibal似是詫異的眨眨眼“你為什麼會這麽認為呢?Will”

“因為你剛剛燒了我的幻覺?”Will暴躁地抓了抓頭髮“我不知道”他直視Hannibal的雙眼,彷彿極度艱難地開口“Dr.Lecter,你就是切薩皮克開膛手,是嗎?”

Hannibal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

現在輪到Will一臉驚愕了“你。。。你就這麽承認了?”

Hannibal歪頭看他,Will忽然想到了Winston“你本來以為會是怎樣的?”

“呃。。。”大概是誣陷他是殺人犯,然後捅他一刀,再有什麼狗血的一逃一追之類的

Hannibal低低地笑了一聲,突然起身湊近Will,他想後退開卻撞到椅背上,Hannibal雙手撐在扶手上,高大的身形把Will完全困在椅子上,無法逃開

背着燈光,Hannibal的眼睛卻仍然閃着微光,他低下頭用臉頰磨擦着Will的頸項,呼出的溫暖氣息打在耳後,讓他禁不住感到戰慄,Will咬緊牙齒,不讓自己嗚咽出聲,但卻不由自主地仰起頭,露出白晢的頸項,方便Hannibal繼續動作

這太色情了,Will羞恥地想着,自己現在明明就像捕獵者爪下的獵物,就差一點。。

不,不對,不是獵物,Hannibal的動作更溫柔但也更帶侵略性,更像是雄性野獸將雌性壓在身下,為對方印上標記,宣示所有權

Will情不自禁地回應着,嘗試着在Hannibal在他臉上舔一口然後退開時壓下不滿

“我最需隱瞞的秘密,你已經知道了”Hannibal直視着他“我不認為這件事有隱瞞你的必要”

卡文中。。。求評論。。。

【拔杯半AU】祭祀(妖神!Hannibal/通靈師!Will)P4

Hannibal的回憶十分快速,他瞬間從思緒中抽出身來,看着眼前的Will越來越蒼白的臉色,還有顫抖得越來越厲害的身體

無禮之徒,不管生前亦或死後都一樣,Hannibal不動聲色地看向Hobbs,他微微地瞇起眼睛

他的伴侶不能容任何人染指,哪怕只是精神上,他的伴侶被被人干擾,而且為此感到困擾,Hannibal不容這種事情發生,那是對他的力量的挑戰,而他不能容许這種事情發生

Hannibal站起來,蹲在Will的面前,伸出手輕輕地覆蓋Will的眼睛,另一隻手撫上他的側額

“放鬆,Will,放鬆”原本覆在眼上的手移到下巴上

“我看見他了。。”Will喘着氣,眼睛覆上一層水氣,讓他的眼睛看起來濕漉漉的,像受驚的小動物“Hobbs。。他在這裏。。”

“是的,Will,我知道”Hannibal讓他們的額頭相觸“我看見了”

他看着Will困惑的眼神“可是。。。這不。。”

“噓”Hannibal阻止了Will出聲的意圖“沒事的Will,很快,你就不會再見到他了”

Hannibal站起身來,不再掩飾那雙猩紅的宛如蛇一般的眼眸,他看向那隻有些錯愕的鬼魂,顯然沒預料到有除了Will以外的人能看見他

紅色的靈火在Hannibal手中燃燒舞動,彷彿快要按耐不住,將一切燒成灰燼

Hannibal走上前,輕輕愕首,像一隻蔑視爪下獵物的狩獵者,猩紅色的眼眸閃着嗜血的光芒“我對你足夠容忍了,Mr.Hobbs,對於你騷擾我的友人”伴侶,Hannibal在心裏說道

“生者的事,你不應再干涉下去了,請離開吧”

鮮紅的火焰猛然擴大,直撲鬼魂而去,紅色的火焰舔食着鬼魂,發出無聲的尖叫,烈焰的火光把蒼白的靈體照得通紅,但又沒有損害四周一件一物,顯得十分詭異

Garrett Jacob Hobbs不斷掙札,試着逃離火焰的束縛,但當然徒勞無功,隨著毫無意義的反抗,鬼魂最後化成一縷煙霧,消散於空氣中

而直到Hannibal把那雙血紅的眼眸轉回Will身上前,他彷彿被釘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作者已經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了。。。求評論。。